您的位置 : 龙居轩网 > 小说资讯 > 勿忘_勿忘小说在线阅读

勿忘_勿忘小说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勿忘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沐夜,小山村里走出的季楠、乾荺和赵小航。他们经历过相同的环境历练,为了前途冲破重重阻碍,各自怀揣未来的梦想走入城市纷繁复杂的社会中,却又分别为自己的梦想选择了不同的方向。家庭之间的矛盾冲突,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考验着他们的友谊。事业、朋友、亲情、自我,徘徊在生命中,纠结在彷徨里,选择与被选择,是不是还能在自己的道路上走下去,直到一切尘埃落定,他们最终明白了要勇敢面对挫折和痛苦,也懂得了内心的充实平静比任何东西都要更加重要。

勿忘

推荐指数:9分

勿忘在线阅读全文

第6章决定生产

老乾看见支书居然跟赵大丰如此热络,心里不由得嫉妒起来。他一直想巴结巴结支书这棵大树,虽然他还有三年就退下去了,但就是这三年,才是享受改革成果的关键时刻,弄好了,发财发家都不成问题。自己一辈子是个农民,现在赶上好时候,儿子刚出生,他已经开始筹划着未来的发展前途了。

老乾也不知道支书和赵大丰在谈什么,他知道上次寻找季家大小子的时候,赵大丰出了一把彩。当时他没去,主要是找人这个买卖不好干,吃苦费力还不一定能捞着好处,结果也确实如此,只有赵大丰一个人当了英雄,其他去的人都忙活半宿,还像是啥也没干。

聪明人干聪明事,聪明的事情是事半功倍的,这点他倒是有自信。但赵大丰在村里的风头压过他老乾,就有些不舒服了。许支书好像最近更看重赵大丰了,这样下去,恐怕村里有什么好处,都被这小子捞了去。想到这里,老乾再也坐不住了,走到正席位置。

桌子上的烧酒已经干掉了一半儿,赵大丰喝的脸红,支书却依然像刚来的时候一样。老乾奇怪,这个老狐狸在变什么戏法,但脸上还是陪着笑。走过来,发觉支书好像在劝说赵大丰什么事情,支书忽然看见老乾走来,脸上惊讶了一下,又恢复自然。

“来来来,老乾啊,你来的正好,帮我也劝劝赵兄弟。”许支书似乎不打算瞒着了。

“啥事啊?”老乾的语气装着不在乎,其实心里想听得要命。

“哎呀,还有啥事,就是村里要开水泥厂的事情呗。”

老乾一听,这可不得了,打前年开始,别的村都办起了工厂,养殖的养殖,生产的生产,现在都红红火火,许支书忽然提起这件事情,那就是发财的路子啊。

“这是好事啊!赵兄弟什么看法?”

“我想让他当总经理,这人还有顾虑,担心自己能力不够,太谦虚了吧。”许支书笑着说。

他能力不够,我能力够啊!老乾心中恨恨地想,这种好事怎么不找我呢,他不爱干拉倒,谁也不必强求,我要是能当上这个总经理,早晚能把全村的经济搞上去,也要跟得上改革开放的总体形势。但他嘴上不能这么说。

“哎呀,赵大兄弟啊,你的能力不够谁的够?全村除了支书也就是你年富力强,其他年轻的年轻,没能力的没能力,要是说我做不来还成,你做不来谁也不信啊。”

许支书听了这话,抬眼看看他,没说什么。

“我是真有顾虑,一来吧,咱一辈子农民,也没干过,不知道能不能做好,万一弄砸了,钱不都打了水漂嘛。二来我媳妇生孩子,然后还在月子里,过了这一阵子估计也要忙得脚打后脑勺。”

“赵兄弟啊,这可不是我批评你,为群众办事是光荣的使命,家里是有困难,但可以解决嘛,而且咱谁也没干过,经验都是积累的嘛。”许支书说。

“我同意支书的话啊,老赵,我可不是不向着你,支书说的对啊,水泥厂可是为村里谋福利的项目,要是干好了功德无量。要说这事交给老乾我,我肯定一准接下来。”

老乾话里话外都在说自己,支书装着没听见,他心想,要是真给了这个老乾,他可比赵大丰滑溜多了,自己想捞好处也困难多了。

赵大丰本来就没想好该怎么拒绝,现在被两个人夹攻更是郁闷,低头不说话,自己喝闷酒。支书和老乾看他这样,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跟着一块儿喝。只是两人的心里想的事情不一样,支书是在想再怎么把赵大丰说动了,而老乾想的是最好赵大丰拒绝这份差事,他才有机会上位。

不一会儿,赵大丰喝的有点多,话也开始多了起来,趁着这个时候,村支书赶紧往上加码。

“赵兄弟啊,你说咱村容易吗,头几年刚开始联产承包,咱们的地收成不好,我在县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,县长店名批评啊,说咱们拖了改革后腿。别的村现在都搞得风风火火,咱们要是再不努力,村里可能就要揪出反革命种子了。”许支书一边说一边唉声叹气。

赵大丰的心思也有些活分了,他觉得是不是错怪了许支书,他真的想把村里的经济搞活,让老百姓过好日子啊。

“这水泥厂现在可了不起,城里到处都在拆旧盖新,都在搞开放搞改革,需要水泥的地方多了,要是能弄起来,咱村至少一半儿劳动力都可以进去干活,不用困在地里了。”

“那地怎么办,难道要荒废了吗?”赵大丰说。

“哪能,我听说现在有了专门的机器,干农活都不用自己插秧翻土,几台机器一上就全干了,以后一半儿人干厂子,一半儿人做农活,这不就赚了双份儿钱吗!”

“这倒是个好想法…”赵大丰嘀咕着。

“那可不是,人家都做,就咱们不做,最后落后的就是咱们村,落后就要受穷,落后就要挨打,这可是毛主席说的话。”

村支书又把他的香烟掏出来了,老乾之前没抽过,这回看见赶紧要了一颗。

“你想想这事儿有什么不好的,你家媳妇生孩子,大伙都能帮衬着,水泥厂的事情我老许全力支持,谁敢拦着都有我在,是吧。”许支书回头看看老乾,他连忙点头称是:“干好了,你就是村里头功,我也能放心身退了。”

说到这里,许支书的眼眶红了。赵大丰酒劲儿上来了,看见许支书这个样子也真的不好受起来,想想之前爹娘有病,他也帮衬不少,现在居然让个长辈来求自己,也有些不像话了。

“得了,支书,我答应了,等我孩子出生,就张罗办这个事情!”赵大丰站起身。

“好小子,我就知道你能办。”许支书说。

老乾在一旁不是滋味,但也不好说什么,陪着笑说好话,心想这下子水泥厂跟自己没啥关系了,没想到赵大丰却说出这样的话。

“支书啊,我想让老乾也进水泥厂帮忙,我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,到时候万一有个什么事情,老乾还能照应一下。”

许支书合计了一下,觉得能办起来就可以,不必深究,就答应了。老乾心中暗喜,机会还是来了,他又有些担心支书和赵大丰掣肘他发财,心中一直在考虑这水泥厂要怎么办,连今天是他儿子的满月酒都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起床,赵大丰先是回想昨天都干了什么,后来才想起是老乾的满月酒,忽然又记起在席上答应了许支书办水泥厂的事情,一下子后悔得不知该怎么办。这事是个绝对得罪人的活计,怎么干谁干谁不干,最后有了利益怎么分,都是麻烦事。这还是在做成功的前提条件下,要是失败了,钱都亏了,那黑锅就变成自己的。办厂期间,肯定是谣言四起,指不定就把自己说成贪污犯。

开山伐木也是个难事,村里的老人都封建,动了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是破坏风水,就算打着改革开放的前提硬来也不是不可以,但留下了话柄,以后有个什么事情发生,就等着被人戳脊梁骨吧。

“其实,我觉得不是坏事。”曹桂芳早就起来了,昨天丈夫回来喝的大醉,送他回来的人居然是村支书,一打听原来是建厂的事,丈夫答应牵头了。

“咋不是坏事,出力不讨好。”

“咋会呢,要是干好了,还能一点儿好处都没有?”

“就支书那个样子,加上老乾,一个两个比耗子都精明,最后出事都说我牵头,我承担。”

“不至于,等到时候你弄成了,还有人能说你的不是吗?”

“你不懂,这种事都说不好!”

赵大丰还是觉得有些郁闷,喝酒误事,让他自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,就上了贼船,不仅如此,还成了名义上的贼老大,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发展,可能是他自己无法掌控的。不过,媳妇说的话也对,现在只能把水泥厂干起来,而且还得干好了,剩下的麻烦都会迎刃而解。

曹桂芳的肚子开始有了动静,三天两头难受,说肚子就像要涨开了,一阵阵的抽搐。赵大丰赶紧把她送到了县医院,自己又回家准备一番,也就去照顾媳妇了。曹桂芳的妈知道赵大丰忙,就自告奋勇担起了大部分照顾女儿的责任。

县医院的医生检查完后,预测可能要提前出生至少一个星期,赵大丰也没生过孩子,不明白其中缘由,开始在心里害怕起来。结果,过来人丈母娘窃笑不已,说提前一个星期是好的,她生曹桂芳的时候,拖后了俩礼拜,死活都生不出来,差点儿就一尸两命。

曹桂芳在病床上不爱听这事,板着脸不让他们说了。她也是第一次进产房,心里总是没底,害怕和担忧并存。幸亏丈夫和妈两个人可以轮流照顾,要是只有丈夫一个人,说不上有事的时候人就不在身边。

赵大丰总想跟大夫多聊聊,让大夫给多看两眼,但医院里的产妇多了,顾得上这边就顾不上那边,有时候就把大夫给说烦了,结果反倒几天不来一趟。这下子赵大丰才知道厉害,也不敢再多嘴了。

等到生产当天,曹桂芳感到自己肚子抽动的频率急剧增加,而且肚子越来越疼。赵大丰急得满脸大汗,找大夫来看。大夫走到病床前,绷着脸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要生了。”然后就让护士准备产室,也没安慰两句,很快就把曹桂芳推进去了。

生产的具体时间是下午四点半,天还亮着,赵大丰在外面抽烟,根本坐不住。丈母娘在一旁看着闹心,索性不管他了。

曹桂芳是顺产,没动刀,推出来的时候赵大丰一下子扑过去,看看媳妇没事才按下心来。大夫抱着小孩儿,也不给他看,说要先放在保温室里观察一下。

孩子果然是个女孩儿,名字早就起好了,是曹桂芳起的,叫赵小航。

勿忘

勿忘

作者:沐夜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小山村里走出的季楠、乾荺和赵小航。他们经历过相同的环境历练,为了前途冲破重重阻碍,各自怀揣未来的梦想走入城市纷繁复杂的社会中,却又分别为自己的梦想选择了不同的方向。家庭之间的矛盾冲突,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考验着他们的友谊。事业、朋友、亲情、自我,徘徊在生命中,纠结在彷徨里,选择与被选择,是不是还能在自己的道路上走下去,直到一切尘埃落定,他们最终明白了要勇敢面对挫折和痛苦,也懂得了内心的充实平静比任何东西都要更加重要。

小说详情